DSC05581  

圖:黃花城長城

談起北京長城故事,必定想起國小參加合唱團唱過的那首長城謠…

「萬里長城萬里長,長城外面是故鄉…」

長城謠由鄧麗君演唱


從小我就喜歡哼唱,國小五年級在一次音樂課被老師幸運地選入合唱團,代表學校參加比賽,每日早晨別人在升旗典禮便是我們的練唱時間,尤其日正當中炎熱天氣還要出去升旗,我可以感受到同學們投以羨慕的眼光。

比賽那天,老師要我們保持微笑演唱這首歌,直至漸漸大了才知道這首歌是一首抗日歌曲,歌詞充滿國仇家恨的憤愾情緒,可是小小年紀哪裡會曉得,而我哪裡會知道將來自己會登上北京的長城。


黃花城長城(水長城)



DSC05551  


黃花城長城是我獨自在北京初登的長城,黃花城位在北京的懷柔市區,從東直門地鐵站搭乘往懷柔的公車,約莫三十公里的車程,抵達懷柔市區後再搭乘水長城的公車,又約莫三十公里的路程,可直達黃花城景區。

那是我第一次離開北京市區的旅行,一下公車抵達懷柔,馬上被很多大叔包圍探問:「是不是要去慕田峪長城?坐我的車吧。」「小兄弟你到底要去哪裡?」雖然每位大叔都很熱心要載我去,但由於我已經查好了坐車的資訊,所以便跟他們說我自己坐車太貴了,很謝謝他們的好意,其中有個大叔還跟我說「不然你等等,你可以跟其他人湊車走啊。」我還是微笑拒絕他了。

原來這些大叔都是開黑車的,所謂黑車就是用自己私人轎車來載客,不過因為不是正規計程車,所以並沒有跳表計價,價錢都是與黑車大叔議定好的。

不過一開始人生地不熟走錯路,馬上有個大叔追上來,不然我載你去搭車的地方吧,算你便宜一點。雖然有點心動還是拒絕他了,畢竟看到對面附近就有公車站牌,我想自己一定會找到辦法,結果又有個大叔騎著摩特車改裝的載客車追上來:「我的是兩輪的,價錢可以更便宜」我還是謝謝他的好意,實在佩服這些大叔積極賺錢、死纏爛打的精神。

在北京郊區時常會有這種黑車大叔來搭訕,尤其在公車站牌。黑車大叔多半看準你是觀光客所以會一直向你建議搭他們的車,因為很多郊區公車班次並不密集,有些地方甚至只有早上跟下午各開一班公車而已,計程車也極少,所以就延伸出這門黑車生意。雖然黑車的價格比公車貴上許多,不過如果多人前往一起分攤費用其實也還算合理,重點是可以殺價。

後來問過一位大媽,終於確定我要搭乘黃花城的公車站牌位置就是我剛看到的公車站牌,那裡的公車亭並沒有我要去的路線站牌,站牌也只有我一個人在等車,等了快三十分鐘,終於有個爺爺帶著孫子來等車,我問他們去水長城是不是在這裡等車,他有點遲疑告訴我,記得上次在這裡等車好像有看到去水長城的車,不過他不確定,於是我們便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起來。

然而爺孫的公車很快就來了,只好跟他們道別,這讓我陷入了忐忑,好不容易遠方又駛來一輛公車,定睛一看是往水長城的公車,差點沒興奮大叫,啊!我的車終於來了!

上了車,找了個看窗外的好所在,這足以讓我抵達目的地前,好好地滿足好奇心。


DSC055241  

車漸漸從平地駛入山區,一路上民居漸少猶如駛在台灣的產業道路,在車上我並沒有看見像我一樣的遊人,車上的乘客大抵都是住在山區的居民,多半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家,其中有個奶奶還關心我要去哪裡,我說我要去爬長城啊。她知道我要一個人去,還一直告誡我要注意安全,不知為何這令我想起在故鄉時常關心我的外婆,此後我在北京遇見很多熱情親切的人們有很多都是在郊區遇見的。

一個小時後,車終於抵達了黃花城景區,天陰陰地雖然下了點小雨,不時吹拂著涼風,倒也是清爽的天氣。

DSC05436  

這裡不同於我爬過的其他長城,景區中填滿視線的除了沿山盤旋的長城景緻,令人驚喜地便是湖光水色,這裡的湖水將長城自然斷開成三段,形成長城入水、水沒古城的奇特景觀。

 

長城就像一條龍一樣,像是八達嶺長城被修復地完好,老龍身早已換上新裝,恢復往日雄風,不過由於人工氣息過於強烈,已看不見它最原始的風貌,而黃花城長城就像棲息在湖水邊的老龍,沿著它的身上行走處處可見歷史痕跡,有幾處的城牆磚瓦都已經被風蝕,裡面的石料也都已露出,還有些城牆已全然塌落。


DSC05574  

看見書上說這裡之所以被稱為黃花城,是因為每年仲夏,這裡附近村落會淹沒在漫天黃花之中,長城建於明朝永樂年間,全長十二多公里,因為該段長城是以石條築成堅固無比,又有「金湯長城」的美譽。

這裡在元代曾是交通繁忙的村莊,在明代又成為軍事重鎮,可是漫天黃花配上金湯長城的絢爛,如今早已隨著歲月消逝,只有熙熙攘攘的遊人。

DSC055751  

雖然黃花城青春不再,只留下殘缺、滄桑、衰敗,這樣的美仍值得紀念。

DSC05534    

黃花城景區不小,除了登長城,還可以探訪留有40多棵樹齡四百年以上的明代板栗園,更有風光明媚四面環山的黑龍潭,如果夏季來這裡乘船觀望長城,想必既消暑又能尋幽訪古。

北京到了旅遊淡季,天色很快變暗,到了停車場才六點多,我已被夜色包圍,剩下我獨自要下山,等車的地方完全沒有路燈,只有遠處人家透出的一點燈火相伴,當時我還很擔心沒搭到最後一班下山的公車,後來有一對老夫婦散步經過,我探問他們還有沒有公車,他們說還有最後一班車,應該等等就會來了。

果然沒多久公車來了,車頭燈頓時成為停車場裡最亮的光。

抵達懷柔市區,因為肚子餓去附近覓食,找到了一間賣過橋米線的小店,10元人民幣一鍋的過橋米線如同在台灣可以吃到的小火鍋,有菜有肉配上熱騰騰高湯,唯一不同的是還有米線,吃起來頗像米苔目,十分美味,後來在北京市區又再吃一次過橋米線,但都沒有這家料多且經濟實惠,晚餐後買了一罐王老吉涼茶閒逛,結果忘了時間錯過最後一班回北京市區的公車,就這樣我滯留在郊區一夜,這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在北京住學生宿舍以外的地方,真是十分難忘的經驗。

後來翻看旅遊書發現懷柔還有一處箭扣長城,我立馬決定明早就去箭扣長城朝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qooeye38 的頭像
qooeye38

音浪太強不晃就看看電影吧

qooeye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