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9826_4003062150997_849896766_n  

「有一種東西,它會在某個夏天的夜晚像風一樣突然襲來,讓你措不及防,無法安寧,與你形影相隨,揮之不去,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只能稱它為愛情。」-- 婁燁《頤和園》

 

在北京每到一個觀光景點,我喜歡尋找人群較少的地方,例如參觀紫禁城,人潮眾多的中軸線我一定先避開,在昔日后妃所居的東宮與西宮覓得一絲清淨,直至快關門的前一個小時,趕集般的旅行團走得差不多,這才能好好細看故宮的雄偉。

 DSC07214    

一天黃昏我獨自在頤和園的西堤散步,夕陽慢慢染紅湖水向我告別我忽然想起電影《頤和園》中的男女主角也同樣在這個時刻泛舟於頤和園的昆明湖上那是他們在愛情裡最純潔也最美麗的畫面

 

《頤和園》的女主角余虹力爭上游離開自己的東北老家,告別初戀男友隻身到北京求學在大學裡她邂逅另一位大學生周偉兩人一起經歷愛情的甜美

 

「他的確是我一直在心裡想要遇見的那個人好像我一直在等待著他的出現等待跟他相遇。在今天,願望變成眼前的現實可是我又害怕這個人的出現,因為我害怕隨之而來的危險。但是,就現在而言,我還沒有害怕到不敢有所行動的程度。因為在心底裡,他是值得我信賴的。」余虹在日記裡一語道盡對周偉的情感。

 

然而這段感情卻隨著周偉玩世不恭變得越來越渾濁,在六四天安門事件前夕,周偉一邊大搞革命,一面放縱自己的情慾與余虹的好友李媞在宿舍裡偷情,還被舍監發現,好友與情人的背叛讓余虹崩潰,此時槍響振動了北京,解放軍將坦克車壓上了滿是人肉的天安門廣場,混亂之際余虹的初戀男友因為擔心她的安危,早已趕來北京將她接回故鄉周偉跟著李媞遠走德國投奔她在柏林的男友,動亂將他們兩人分離。

 

李媞在德國牽著男友的手表面笑得幸福洋溢,心裡卻深愛著周偉而隱隱作痛,周偉心裡想著余虹卻用李媞的肉體作為寄託,余虹告別愛她的男人開始在中國幾個城市間遊走,也在不同肉身間旅行,希冀找到一個人能替代周偉…

 

《頤和園》的結局有張愛玲《半生緣》的沈鬱,最後周偉從柏林回到中國導致李媞的自殺,他來到余虹曾落腳的重慶工作(剛好可以襯著陳奕迅的好久不見)也交上了一個女伴在一次與舊同學相聚得知余虹的電子信箱,他寫信給余虹,兩人相約北戴河,走在寒冬的海邊,即使分離多年,重逢時卻是相對無語,兩人來到旅館沒有炙熱的溫存,只有止不住的尷尬,余虹為緩解面面相覷的難堪,藉口出門買酒,在外躲了整個晚上沒回旅館,在黎明時卻看見周偉開著車面無表情地從她面前行駛離開…同樣是「我們再也回不去了…」的無奈,導演婁燁沒有用言語,卻用動作表現情感消逝的蒼涼。

 

婁燁在專訪中提到為何片名要叫做頤和園,是因為頤和園是北大學生談戀愛的地方。頤和園有余虹與周偉在愛情裡最美的畫面。

 

我想某些感情走到最後,終究只會被感謝,不會繼續被愛,但我們心靈裡會有一個角落,保留著愛情裡的動人回憶。張愛玲說,回憶這東西若是有氣味的話,那就是樟腦的香,甜而穩妥,像記得分明的快樂,甜而悵惘,像忘卻了的憂愁。也如陳寧所說的,不是過去的戀人才是最好的,我的愛戀也只適用於某時某地。我所追憶的,只是曾經出現的歷史現場與情懷。每一次戀情都是獨特的,不可替代的。每一個我與他都是完整的。

 

夜色漸黑,我又開始期待明天的黃昏。也許下次來頤和園會看到一對男女划著船蕩漾在昆明湖上,兩人羞澀地笑著卻難掩幸福。

電影在31分左右有男女主角倆人在昆明湖上划船的情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qooeye38 的頭像
qooeye38

音浪太強不晃就看看電影吧

qooeye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